再见漳浦

  今天的天气其实很不错,艳阳高照的,完全就是一副台风来临之前的窒闷感。住在沿海的人早就对台风的到来习以为常,每年夏天不来几次台风天气就会一直闷下去,更何况台风相应的就是放假。虽说这是初高中的时候在一直期盼的事情,不过基本上每次台风假后的周日都会被拉到学校把那几天假的课程给上了。
  前些日子下午出门的时候看到骑车去学校的学生的样子还会有点不习惯,因为几个月前自己也还是这个样子,不过几个月后的现在已经可以悠闲地没事找事顶着太阳逛大街然后把自己弄得一身汗再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对着冷气口猛吹。
  悠闲得有些过分了,特别是在漳浦这个地方,每天除了坐在显示器前面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点着刷新看着论坛有没有出现自己感兴趣的主题和回复以外还能做什么呢?打球么?我现在估计连运球的感觉都给扔了,更别说和不熟悉的人打球我会习惯性地心不在焉。
  突然意识到自己就要走人了是什么时候?总之肯定不是订机票的那天,因为那几天老妈还在为了要跟我一起去上海在纠结着,虽说最后我还是只订了我一个人的机票。14号晚上7点整,厦门高崎机场,一个半小时后到达上海虹桥,前提是不出现延误或者飞机失事。
  生长在小地方的人都会憧憬着去过大都市的生活,即使你根本就不知道已经习惯了小县城生活节奏的人要多久才能在大都市的车水马龙里找到自己站立的位置。所以漳浦很多人都去厦门了,包括我老叔,包括我哥,还有我的一帮同学,和相当多的漳浦人。
  想去上海读书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想法我已经忘了,一开始的理由自然也已经忘了。那现在呢?说真的我也不知道。直到一个多月前还完全不清楚上海是个什么概念,只知道那里很大,那里有我学医的老哥,那里有我最好的同桌,那里有很多MSL和其他网上的朋友,仅此而已。
  我很懒,所以上海的游记还没开始就已经烂尾了,当时像一个乡下人进城一样对上海的一切感到好奇,在YY的车上看着那些估计十年后漳浦也不一定盖得出来的高楼,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肯定不只是单纯的好奇。
  知道自己被录取的时候其实心情很复杂,确实要走了,离开这个自己生长了十八年的地方,去往一个憧憬了许久的地方,虽说现在这份憧憬已经化成了莫名的期待。
  开始怀念高中的固定生活模式,每天都把手机闹钟调在六点,每天睡前都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早起然后背上几十个单词,每天早上都在手机铃声响起后第一时间按掉扔在一边然后翻个身继续安慰自己多睡个半小时也没什么,每天都是迷迷糊糊中听到脚步声然后就是老爹或老娘敲门的声音,每天都是费了很大力气下了很大决心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出去洗漱,每天都在经过路上的路边早餐车上买一两个包子外加一条香肠带到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边看书边啃,每天都是前半节课精神抖擞后半节课兵败山倒然后在铃声中发觉原来自己睡到了下课,每天中午吃完饭后上个厕所然后躺床上打算睡个一个多小时结果总是手拿着PSP或者DS莫名其妙地就到了出门的时间,每天晚上都是迅速地在食堂或者学校外面的快餐店解决完晚饭后打算回班里啃书同时两条腿不自觉地往球场那边走过去,每天晚自习都是对付下要交的任务后看几眼其他参考资料后便开始不自觉地犯困然后拿出自动铅笔开始在纸上涂鸦,每天结束晚自习回家路上总会想着干脆吃点什么吧然后这也不想吃那也不想吃想着想着就到了家门口到最后狂喝白开水当宵夜然后去睡觉……
  漳浦是个很简单的地方,以上内容基本可以概括了我的高中生活,当然其中还要包括些什么呢?比如频率极高的请假到最后那矮胖的年段长一见我进年段办公室就问说是不是又要请假,比如高三有段时间出去吃晚饭的时候另外几位比谁吃得多,比如吃完晚饭后因为某个人的一句你们谁去拿个球啊就一大帮人的打到自习开始再回教室,比如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又因为某人的一句去打球吧然后一帮人又打到十一点多不是被巡查老师提着手电赶走就是天实在晚得不行了接着偶尔会发现我的自行车已经被管理员阿婆用铁链栓在大柱子上不得已打车回家然后再挨批,比如当了三年的升旗手然后每年都会被政治处主任以各种不同的名目被拉去各种诸如校庆运动会之类活动当升旗手然后在全校面前极其不自然地站着然后看似很潇洒地一把随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的声音响起把国旗用力地抛出去然后因为没有风结果国旗把我整个人包住再上升……
  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个小鬼了,虽然很久前就已经在否定自己了。你是个大人了,这么跟自己说,其实还是跟个小鬼一样做着小鬼一般的事情,说到底完全没长进不是么。
  所以收拾起行李准备很NB地头也不回地潇洒一走了之,一个人就这么跑到离家还算挺不近的地方去报道然后过到春节再回去,总会觉得长辈唠叨的叮咛很烦但实际上明白是为了自己好可还是不自觉地会想去还嘴停止这一切。其实我也不想一个人去,其实我也很想站在校门口送已经看着自己收拾妥当可以安心离开的老爸老妈回家,或许走之前还可以被老爹拍两下肩膀,然后看着父母离去的身影脸上挂着微笑但其实内心无比心酸。
  不过说到底这还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能免则免吧。
  出发前的心情还是很复杂,无论如何有很多话想说,但又感觉说不出来,或者没必要说出来。农历八月十四,月亮很亮,虽然不算很圆。明天是中秋,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在上海了,只要不延误或者不飞机失事。
  再见漳浦。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No title

我想说..宅都是说话不带标点然后大喘气的么...

No title

嘛……人总是要学着长大的……
也许每个人的方式不同,但过程都将值得纪念~~~
↓Host

Aosumi

Author:Aosumi
雄性
伪宅
90后
百合控
萝莉控
死大学生

↓Calender
↓Daily
↓Music
eingzone.com
↓Monthly
↓Chat

↓Category
↓Link
↓Counter
↓Search
↓RSS
↓Comment